• 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独特的文化艺

    2019-07-24 20:23:41

    7月6日,位于浙江杭州的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华文明5000多年历史得到实证。 良渚申遗成功后,意味着中国文明起源和国家形成于距今五千年前,终于得到了国际

      7月6日,位于浙江杭州的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华文明5000多年历史得到实证。

      良渚申遗成功后,意味着中国文明起源和国家形成于距今五千年前,终于得到了国际承认。

      在新石器时期,良渚文化是一个强势文化,我省的苏州、常州、南京、淮安、南通甚至北至新沂,都发现了相关的文化遗址,它们共同组成了一幅远古文明的拼图,揭示着远古文化的魅力。

      新沂花厅遗址是良渚文化向北方能到达的最远处,那里发现了良渚玉器组成的玉组佩。花厅遗址的文化特征反映出南方的良渚文化与北方的大汶口文化交汇融合,同时也表明当时社会已经出现了明显等级分化甚至具有某种国家形态,对于了解中华文明起源意义非凡。

      花厅遗址位于新沂市西南马陵山丘陵地南端海拔69米的高地上,属大汶口文化中、晚期。花厅遗址占地面积大约有70万平方米 ,主要由墓葬分布区和遗址居住区2部分组成 。

      南京博物院曾于1952年、1953年两次进行普查和发掘,断定是新石器时代有代表性的文化遗址。1987年、1989年对此进行第三次、第四次普查发掘,前后共发掘古墓葬66座,出土陶器、石器和玉器1732件,发掘出来的土陶器基本与大汶口文化遗址出土的土陶器相似。证实了花厅古文化是大汶口文化的分支。其玉器的质、形、纹又与太湖地区良渚文化玉器相同,说明了属于黄河下游海岱文化区的花厅文化与属于长江下游太湖越人文化区的良渚文化,不仅在文化上交流融合,而且已出现共同的原始宗教信仰和精神文化因素。这两个分数南北的历史文化区,早在5000年前就有着部族间的密切交往。

      有人认为是由于联姻的原因造成的,即大汶口文化的女性与南方良渚的男性联姻,良渚文化的男性居民带来了良渚文化的玉器。在原始社会的交通和信息条件下,这种远距离的大规模联姻恐怕是很难让人相信的。

      也有人提出了“战争说”。即“良渚文化一支武装力量北上远征,打败花厅村的大汶口文化的居民,并实行占领,作战中己方阵亡的将土不可能运回老家,只能就地”安葬”,花厅北区即其墓地。

      对于花厅北区是良渚人墓地的观点,从墓中出土的大量良渚文化玉器证明其是可信的。花厅确实是在大汶口文化的范围内,大汶口文化是以獐牙勾形器、骨牙雕刻器和随葬猪头(或猪下颌骨)的数量来象征财富、权力和地位的,与良渚文化显著不同。但这些良渚人到底是怎样到达花厅的呢?

      显然,良渚文化的一支武装力量北上远征,阵亡后葬在花厅的说法不能让人信服。首先,良渚人不太可能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地去远征一个小小的花厅;其次,花厅“北区墓地的时间跨度较大”,这种反复的远征更是让人匪夷所思;再者,出兵打仗除必需品外,必然是轻装上阵,不可能携带大量的与打仗无关的陶器、石器、玉器用于陪葬,更不可能派人回去长途运输这些随葬品。

      因此,花厅出土的良渚文化玉器既不是由于联姻,也不是因为远征,而应该是因为迁徙,即良渚文化居民北迁的结果。

      首先,氏族或部落的迁徙在原始社会乃至奴隶社会都是极为常见的现象,而且有时迁移的距离还非常遥远。如分别起源于渭水上游和陕北一带的炎帝部落和黄帝部落都曾经不断向东迁移,并与黄河下游的蚩尤部落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而商部落也是从现在的东部地区发展起来的。

      在考古发现中,民族迁徙也多有反映:大汶口文化墓葬已深入豫西,直达洛阳附近,如平顶山贾庄、偃师古滑城等。造成这种迁徙的原因很多,如氏族间战争的失败,水、旱、虫灾等自然灾害等。

      从良渚文化的情况看,显然是遭受了极为严重的水灾。水灾的结果就是农田被淹、家园被毁,人们失去了生活的来源。部分人爬到了附近的高地和丘陵上,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悲惨生活。在大水退去以后,这部分人从高地上走了下来,重新建设自己的家园。

      一部分良渚人渡江北上,花厅遗址就是北上的这部分良渚人沿途留下的痕迹。北上的良渚人数量可能比较多,同时也不是一批,有的在途中找到了比较理想的居留地就留了下来,不再继续向北迁移。

      花厅遗址是中国史前文化遗址中,同时存在南北2种不同文化类型的遗址,被称之为“文化两合现象”,为认识中国史前时期不同文化区之间的文化交流模式提供了例证 ,对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以及文化交融等方面的科学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文化两合现象表明花厅遗址曾是当时一定范围内的政治经济中心,已接近或已开始进入文明社会。花厅遗址是5000年中华文明史的象征之一,是一处具有代表性的文化遗产,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独特的文化艺术价值。

      花厅遗址时代延续较长,根据资料显示,花厅遗址具有大汶口和良渚两种文化因素交融的特征,距今60004800年,属大汶口文化早期后段至晚期前段,其中中期后段和晚期前段出现了与良渚文化叠加的现象,对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以及文化交融等方面的科学研究具有重要价值。遗址中出现的墓地分区埋葬和随葬品对于研究史前埋葬制度、阶级等级制度进而研究早期国家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花厅遗址聚落构成形态自然,体现出人与自然良好和谐的原始生态关系;出土的器物和图案优美,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美国哈弗大学人类学系教师张光直评价说:“人殉制度的流行,是中国奴隶制社会的显著标志和重要特征。商代晚期是中国奴隶制的发达期,也是人殉制度的鼎盛期,殷商文化的渊源应该到花厅中去找!”

      山东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学海认为:“花厅遗址是大汶口文化南部的特大型中心聚落,花厅墓地高等级的贵族墓葬和殉人制度,表明花厅遗址已经进入古国时代。”

      南京博物院研究员邹厚本则认为:“花厅墓地丰富的文化内涵以及人殉现象,对探讨中国奴隶制度的发轫以及对中国文明起源之一重大学术课题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北京大学考古学系教授严文明也对花厅遗址给予高度评价:“花厅遗址是两个文化发生碰撞的又一证明。花厅墓葬中的殉人现象是在军事民主制度下对异族征服的产物把这个问题凿通了,对进一步解释龙山时代的考古学文化现象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